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Oxfam club | 5th Sep 2007 | 「菲」一般之旅 | (729 Reads)

前陣子跟著樂施行動組的年青人,一起到了菲律賓的宿霧市作考察,在那裏,我看到一個很特別的社區:Ermita

Picture

作者:戴毅龍

Ermita是個香港人很難理解的社區,樂施會在最初的行程會中說過,Ermita是個貧民窟,所以在未步入Ermita之前,腦中儘是貧民窟的刻板印象:爛木板、鐵皮加紙皮搭成的屋子、滿街的垃圾、遍地的污水、蒼蠅加上蚊子、蟑螂串連老鼠、皮包骨的小孩、無精打采的大人、陰暗、死寂、販毒者、劫匪、小偷橫行,遊客與狗不得進入……

Picture Picture

可是,當我步入Ermita的一刻,所有的刻板印象馬上被當地人友善的目光打破,在那裏我只看到社區居民友善的笑容,在貧窮的生活中,我看到他們努力而樂天地努力活著,社區的房子雖然部份仍是由木板搭蓋,但大部份都是用磚頭建成的,大街上有小賣攤,賣著熟食和日用品,也有街頭卡拉OK機(入錢點唱的那一種),社區民喜愛圍著音樂跳舞,而且竟然有社區電視台,每天報導社區新聞。

在這十七公頃的土地上,住了約一萬六千位居民,大部份就業人口是小販(佔六成),有工作的人每日的收入只有少於三十元港幣,多數人家要養三到四個小孩,由於經濟條件困難,很多小孩十二、三歲就要想辦法為家庭的經濟奔走,小孩在大街上賣小吃,騎送客的三輪車,撿破爛維生。

Picture Picture

在那裏,我看到非正規經濟範疇(informal sector)正在生生不息地運行,社區資本(Social Capital)雄厚,鄰里關係好得不得了,大街上不需要門牌號,我問過我所寄住的家庭,如果迷路了,該如何回家,她跟我說,只要告訴當地人她的名字,自然有人可以領我回家了。這個概念對於不知鄰家貴姓的香港人來說是陌生的,Ermita不是小農村,那裏可是一個住了過萬人的城市社區呢!

Picture

我在香港居住的地方只是一條小小的村子,約有兩百戶人家,但基本上除了鄰家和屋主能算是認識之外,跟其它居民基本上只能維持在見面時會點頭的關係。

據當地的官員說,Ermita建了十七條地下水道,排放社區的污水,另外聘請了十九位社區的失業居民,成立社區清潔隊,並建立了公共衛生間,保障社區的衛生。

PicturePicture

PicturePicture

Picture

這個社區曾面臨過一次被清拆的命運,五、六年前,宿霧市政府曾經想在社區對面搞一個名為「南部填海計劃」(South Reclamation Project)的特大的旅遊項目,政府本擬在Ermita對開之海濱填海,建設海濱長廊,然後開設食肆,渡假村等,大搞旅遊項目,在這種高級的渡假區附近,當然容不下像Ermita一樣的貧民區!所以政府一度想將Ermita清拆,事實上,在Ermita附近一個也是對著南部填海計劃的社區也已經給政府拆毁了,Ermita的居民眼見情況嚴重於是奮起抗爭。

令人意外的是,這場抗爭的組織者,竟然是當地的社區政府!當地一萬多個居民,在政府帶頭,民間團體的協助下,組織了起來,由六歲的小孩,到八十六歲的老婆婆,都一起和清拆令對抗,旅途中未能問到抗爭的詳情,但抗爭的結果是:當地居民把整個南部填海計劃,連同社區清拆令,都一起叫停了!

叫停了填海計劃之後,社區政府馬上開始組織居民發展社區,地區政府跟市政府交涉,讓居民以特低的地價買了他們的居住地;居民本來佔地而居,每人約佔一到二百呎左右,地方政府爭取到的地價是每十平方呎六十港元,於是居民都想辦法籌集三到六千多披索(約六百到一千二百港元),把所居之處買了下來,跟著,部分比較有經濟能力的居民開始在居住地大興土木,把原來的木屋鐵皮屋,改建為磚屋,由於免除了被清拆的威脅,居民對社區更有歸屬感,社區的環境再進一步改善了。

PicturePicture

現在,當地居民又和政府商量,要重開南部填海計劃了,當地官員很自豪地說:”Ermita will be here forever!”(Ermita將永遠在此保留),南部填海計劃現在只會為社區帶來工作機會。

隨當地的官員到社區走一圈,發現官員基本上認識社區的每一位民眾,小孩子見到官員,都會把官員的手拉到額上,表示敬意。

Picture

當然,Ermita所謂已發展了的環境,對香港人來說也並不是一個很好的環境,當地民居沒有浴室、洗手間,居民只能在露天的街水喉淋浴,或在每天下雨(當地每天都會下雨)的時候,在簷下用雨水洗澡;社區沒有公園,只有一個凹凸不平的籃球場,球場就在海邊,那裏是區內小孩的天堂,小孩都喜歡在那裏玩鬧,他們都愛在海裏游泳,可是由於海水污染,很多小孩都有皮膚病。然而,貧窮似乎是整個宿霧市的問題,我到過Ermita附近的社區走過,那裏的情況更嚴重,不少人連鐵皮屋都沒有,而且區內小偷橫行,相比之下,Ermita已經算是天堂了。

Picture

香港的社區發展,是否可以借鏡呢?據香港的慣例,地區發展往往都只會成為地產項目,看似舊和亂的社區一律拆遷,市建局到政府彿都不知非正規經濟和社區資本為何物(或是故作不知?),近日不少獨留兒童在家引起的意外,正是社區資本破產的表現,如果有深厚的鄰舍關係,悲劇相信是不會發生了的,是什麼令香港為人父母者都認為只有家中是安全的呢?他情願把小孩鎖在家中,也不願意將小孩委托鄰舍?我想,大概是不知隔籬貴姓大名,想托也不知從何托起吧?

香港有貧窮人口超過一百萬,但就是容不下小販擺賣,情願花費公帑,高薪聘請小販管理隊,令小販民不聊生,也不願小民自食其力,但同時又打壓綜緩領取者,難道要基層市民都像那位打劫便利店,希望入獄以圖溫飽的老伯伯一樣,解決生活問題?

Picture

有豐厚社區資本的舊社區:觀塘、中環、西環、廟街、深水埗等地清拆在即;已清拆的喜帖街印刷店鋪生意額只餘二到四成,如果這些不顧社區經濟的所謂「發展」模式不變,低下層的生活將會持續下降,香港的堅尼系數會由現在的5.33持續上升。

看見Ermita的例子,令我相信:有抗爭才有進步!

PicturePicture


[1] Steroids Plurk

weights bodybuilding related rise present organization rick

Steroids | Steroids Blog | Anabolic Steroids | Steroids Blogger Profile | RoidsMall Diigo Profile

metabolic body need 1980s decrease brands sport legend


[引用] | 作者 Steroids Plurk | 22nd Feb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